您現在的位置: 遂寧市紀委監察委>> 教育預防>> 警鐘長鳴>>正文內容

蒙彼利埃法甲冠军:摘不掉自身腐敗“毒瘤”的外科專家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表時間:2019年05月09日 10:43

法甲冠军次数排名 www.hwknr.icu   湖南省懷化市第二人民醫院原院長張少宏獲得的省、市級科研成果和榮譽,時至今日仍可在一些醫藥類網站查閱到。遺憾的是,這些成果大多是在1990年至2000年間取得的,那時,他還不是醫院領導。

  張少宏曾胸懷大志,他的目標是懷化外科醫生的“No.1”,為此他刻苦鉆研業務,業余時間連電視都不看。雖然專業上頗有造詣,但有權后的他卻沒有守住紀律的底線。經審查查明,張少宏自從擔任院領導后,在醫療器械設備、藥品采購,貨款、工程款支付及下屬提拔、崗位調整等方面均有違紀違法行為,涉案金額近200萬元。2014年2月17日,經該市會同縣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張少宏有期徒刑七年。同年8月15日,張少宏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從一名黨員領導干部墮落為失去自由的階下囚之后,張少宏才意識到,自己將業務工作放在了眼前,把紀律和規矩拋在了腦后,完全忘記了黨性原則和廉政準則?!罷派俸臧甘塹湫偷摹倚汀話咽治ゼ臀シò訃?,受賄金額大,涉案人員多,社會影響較大,教訓十分深刻?!備涸鴆榘齏稅傅幕郴屑臀喙厝嗽彼?。

  從義正詞嚴拒絕到半推半就,收受賄賂找刺激成癮

  “醫院本來就欠你們的債,我怎么能收你們的錢?”曾經,面對一些藥商、工程老板為藥款或工程款盡快撥付而“孝敬”自己時,張少宏總是嚴詞拒絕。干部職工為提拔、調動之事找張少宏,他也勸大家不要送錢。

  然而,張少宏并沒有堅持守住紀律的底線。隨著時間的推移,半推半就之間,從幾百元、幾千元的紅包到幾萬元、幾十萬元的大額現金,從幾千元一臺的手機到價值十萬元的白金戒指,他都照單收下。那些被他拒絕過的老板,慢慢成為他的“朋友”。

  醫院發展帶來的崗位變動,他也有意無意透露“只要從分院往總院調一個人,就是你”及“這次提拔我還是看重你的”之類的信息。越是這樣,干部職工越是心照不宣地送,而且還越送越多。醫院職工關某給他送了5萬元后,順利當上了副院長;再給他奉上10萬元后,又如愿以償當上了靖州分院院長。

  張少宏不但明目張膽地收,還創造機會將權力變現。公立醫院承擔著公益服務的重要職能,主管部門明文規定:公立醫院嚴禁將科室對外承包。面對禁令,張少宏卻打起了“擦邊球”,借改革之名,謀一己之私。2009年6月,他代表市二醫院與無任何醫療資質的陳某簽訂了總院婦產科合作協議,后又引薦其到靖州分院開展承包,陳某在沒有多少實質投資的情況下,輕松拿走近7成、高達1000多萬元的收入提成。

  正所謂無利不起早,對張少宏的“鼎力支持”,陳某總是心知肚明地“投桃報李”,不僅逢年過節、家有喜事時奉上數目可觀的紅包,還隔三差五地送去價值昂貴的白金戒指、數碼相機,甚至金條金章,并時常為張少宏“排憂解難”:張少宏看上了一座工藝石雕,陳某買下后直接送到他家里;張少宏在長沙購買汽車,陳某又搶著刷卡,車輛上戶時又幫著付款……

  此外,張少宏還善于慷公家之慨,圖個人之利。2005年,他以擴大市二醫院影響為名,以其親屬名義入股,先后獲得了數十萬元投資分紅。

  只重業務不重黨務,忽視紀律規矩致思想蛻變

  “張少宏家里不缺錢,他為什么要貪錢???”熟悉張少宏的一位老同志在得知其被調查后曾這樣感嘆。

  張少宏出生于知識分子家庭,從小衣食無憂,兩位弟弟在國外工作。為了不“輸”給弟弟,張少宏一直立志做懷化最有名的外科醫生。為此,他下班后不看電視、不搞娛樂,全身心地投入到手術當中,還曾以成功摘除重達16斤的腫瘤而聞名全市外科界。

  因專業建樹頗多,張少宏連續在職稱上破格晉升,榮獲“懷化市十佳青年”、“懷化市科技拔尖人才”等稱號,享受市政府特殊津貼。參加工作30多年,張少宏一直在市二醫院工作,對醫院發展的貢獻較大。但專業上的造詣,并沒有相應地讓他在境界上得到提升。

  張少宏在擔任市二醫院主要領導之后,懷化市第二醫院陸續實施“一院三地”(即總院在懷化,分轄靖州、洪江兩個分院)發展戰略,將總院從洪江區搬遷到懷化市鶴城區,因此產生了3個多億的巨額債務。他經常鼓吹,能給科室創收就是人才,只要能搞到錢就是真本事。自擔任院長后,他突破國家規定的15%以內的藥品價格上浮空間,放任下屬“開單提成”,鼓勵“關系好”的醫生在內部承包科室,默認一些有“商業頭腦”的職工做藥品、耗材、設備等生意,還曾一口氣索要5臺手機分給幾名關系很“鐵”的部下。

  “他過分注重業務,認為搞不搞廉政教育無所謂,抓不抓黨風行風不重要,忽視了黨的紀律和規矩,以至于自己的思想慢慢蛻變后還渾然不覺?!被郴屑臀彀溉嗽彼?。

  在院領導班子會上,其他班子成員的建議想聽則聽,不想聽就不聽;只要有不同意見,他就打斷發言,動不動就是“你們不要說了,就這么定了”。2006年,張少宏在明知道會虧損的情況下,主持購買了一臺價值數百萬元的伽馬刀。該設備投入使用后的年收入還不到5萬元,但每6年一次的更換放射源的費用就高達60萬元,原本被他吹捧的“金疙瘩”變成了“燙手山芋”。

  組織“扯袖子”他置若罔聞,醫院也開不出“后悔藥”

  張少宏當上市二醫院的主要領導后,很少收病人的錢,對藥商送來的“好處費”卻一一笑納。最后,醫院與藥商簽訂的“廉潔購銷協議”也淪為“一紙空文”。

  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了院長的帶頭和放任,該院原副院長關某為了撈回自己的“買官成本”,更是變本加厲地做著權錢交易,上任短短三年多時間,就大肆收受他人錢物200多萬元,很多干部職工深受其害。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張少宏將婦產科承包給陳某后不久,被媒體曝光,市紀委多次督促市衛生局要求市二醫院限期整改。但張少宏不僅不“收手”,還將該婦產科引薦到靖州分院進行推廣,繼續換湯不換藥地推行“全成本核算”計劃,依舊交由陳某實際承包。

  自2009年底開始,網絡上多次對其相關問題進行反映。市紀委信訪室及時找其誡勉談話,但面對組織的“扯袖子”,張少宏仍然我行我素,把提醒當成了耳邊風。

  在接受紀律審查期間,他把自己的所作所為比作玩“死亡游戲”。在悔過書中,張少宏寫道:“我每收一次錢,就拿到一張通往死亡的單程車票,每違一次紀,就又登上一趟開向滅亡的列車,次數愈多,距離滅亡就愈近……我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黨員領導干部,完全忘記了黨性原則和廉政準則?!痹諢詮檣?,張少宏懇請組織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繼續留在組織的大家庭中,我一定會當個好醫生,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組織爭光?!比歡?,即便是在自己苦心“經營”的醫院,也不可能給他開出“后悔藥”。

  經查,張少宏在擔任市二醫院副院長、黨委書記、院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及單位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現金及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198.35萬元。鑒于張少宏具有立功表現及案發后積極退繳贓款贓物,認罪態度較好,法院依法予以減輕處罰,張少宏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記者 鄒太平 通訊員 龍源 張曉成)